凈土行動    壤動中國

豐碩果實呵護者 Fruiful  Tutelar

網站首頁    新聞中心    澳佳生態總工程師喬生——28年,只為做好腐植酸肥

 

喬生在新疆調研腐植酸在棉花上的應用效果,并拍下作物表現

上周,臺風“利奇馬”的影響還沒過去,喬生的微信公眾號“腐植酸論壇”就連續更新了兩篇原創文章。一篇是《臺風暴雨過后,被淹作物咋辦?》,詳解作物被淹后的救治方案;另一篇是《視頻,植物受到傷害后的反應》,介紹了一項發表于《科學》(Science)的植物科學研究成果。

與這兩篇文章的產生過程一樣,喬生的日常工作就是,一邊扎根一線指導農業生產,一邊進行腐植酸應用研究。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讓農民用上最好的腐植酸肥。

不悔的癡迷

1991年,中國科學院石家莊農業現代化研究所閻宗彪研究員課題組正在開展涂層尿素的研發與推廣。喬生當時是河北師范學院生物學專業的學生,通過社會實踐的機會參與到課題組中。從最開始整理資料,到后來擔綱課題研究,跨專業的喬生成長為課題組的技術骨干,自此便與腐植酸形影不離。

現在的喬生,是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新型肥料分技術委員會委員、腐植酸肥料分技術委員會委員,也是《化肥工業》編委,還是中國礦業大學碩士研究生校外導師,同時也擔任北京澳佳生態農業股份有限公司總工程師。

身兼數職的喬生,主攻腐植酸在農業領域的應用研究。在同事眼中,他對腐植酸近乎癡迷。曾經為了攻克一個技術難題,春節假期,他把自己關在京郊的實驗室里做了整整一周實驗,直至達到理想結果;為了研究一款新產品的應用機理,他用兩年幾乎走遍整個中國。

在同行看來,他已是成果累累:自2009年起先后取得涂層緩釋一次肥、一種腐植酸包裹型緩釋肥等3項發明專利;2010年,參與的富含腐植酸的劣質煤梯級綜合利用技術及其應用項目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先后參與腐植酸復合肥、腐植酸土壤調理劑等行業標準起草和審定。

在農民眼里,他是一個問不倒的大專家。有人深夜打電話咨詢種地難題,有人跨省追他就為多聽他講次課。

不拉秧的黃瓜

今年6月,一棚不拉秧的黃瓜,讓喬生振奮不已。寧夏銀川農墾平吉鎮馬麗的黃瓜從1月份定植,半年多不得病,不拉秧,還保持高產。原因是一直堅持用一款活化的腐植酸產品。喬生現場去勘察。棚主人對他說,要試試一年就種一茬,一茬就收一年。

2個多月過去了,跟記者聊起這段經歷,喬生還是很興奮:“這個黃瓜棚我印象最深。因為能看到腐植酸更深層次的效果:延長了作物的生命周期,還有希望改變農業的收獲模式。這是農業研究最大的追求。10月份,我會再去看效果。”

在喬生的農田應用研究中,不拉秧的黃瓜不是個例。去年,他常駐蔬菜之鄉山東莘縣,研究腐植酸在各類蔬菜上的應用表現和作用機理,積累大量數據,形成系統方案;今年5月,在甘肅臨澤縣,他看到嚴重受凍的西瓜,在合理施用腐植酸活化產品后,居然起死回生,收成比往年還好;在山東桓臺縣,他發現噴施過腐植酸的玉米硬是抗住了臺風“利奇馬”……

每次從田間回來,喬生都會做詳盡的記錄,留作應用研究的樣本。他還會把當天有意思的經歷寫下來,漂亮的作物拍下來,發表在“腐植酸論壇”微信公眾號上。《葡萄吐水的秘密》《拯救月光之淚》《根,去哪了?》《又是一年換茬時,移栽別漏這兩手》……他的鐵粉們透過一篇篇趣文,看到最了真實的農業,了解了不一樣的腐植酸。

在喬生眼里,腐植酸是不老傳奇

腐植酸是個老產品、老概念,似乎早已失去熱度。但喬生認為,市場沒有熱度,很多產品過氣,都是因為沒有研究透。事實上,腐植酸的農業應用和機理研究遠未完成,他在市場上就找到很多研發靈感。

2017年,他走訪山東、甘肅等地的設施農業時發現,由于水質較硬,腐植酸類產品在滴灌施用時極易出現絮凝,阻礙設施農業推廣。果真沒辦法?他偏不信。之后半年,他在數以萬計的配比試驗中摸索解決方案,最終通過腐植酸與一種有機電解質的科學配比與活化工藝,攻克了這一技術難題,實現了腐植酸產品的高抗硬水。

他融合生物學原理探索腐植酸的作用機理,也有全新發現。2018年11月,在云南通海縣,喬生引用最前沿的科研成果,向在場的記者、經銷商和農民,展示腐植酸如何幫助植物根系向整個植株傳送信號,激發生物的智慧潛能,猶如人類大腦利用電解質聯通神經元,指揮思考和行動。

腐植酸是最好的有機質,對農業來說最安全、最綠色。喬生始終堅信,要幫助農民用好腐植酸,只要做好兩件事,把功能開發好,把方法研究透。

轉自:農資導報

作者:焦培培

2019年9月3日 15:33
?瀏覽量:0
?收藏

澳佳生態總工程師喬生——28年,只為做好腐植酸肥